【行业要闻】人大社:数据库项目探索融合发展

作者:秦轩 2019年12月12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300多位学界大家、万余篇经典著作、近15万篇研究文献……在这个藏有大量珍贵资源的数据库中,用户只要输入关键词,就能看到关联资料。这对相关研究者和机构来说,既是对现有学术研究领域的强力助益,更是未来发现课题的一大帮手。这就是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简称“人大社”)主导、北京人大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人大数字公司”)制作的中国思想与文化名家数据库。

1576116255470008204.jpg

人大社数字出版中心副主任朱亮亮说:“我们希望通过这一产品,响应国家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号召,发挥出版社作为文化传播者的积极作用,以现代化的技术让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魅力和精神力量得到更加广泛、深刻的传播。”

数据库的上线:使命+融合+补缺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以及“走出去”战略的深化,国家对传统文化建设的号召力度、扶持力度也逐渐加大。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再次强调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重要意义。在这样的背景下,挖掘、梳理和传播优秀的传统文化,既是大势所趋,也是出版人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使命。

在数字出版转型浪潮中,开发数字资源成为许多出版社的选择。人大社背靠中国人民大学,既有来自大学的学术和资源支持,也有自身多年积累的图书、编辑及作者等资源,完全具备将优质内容数字化的能力。2012年,人大社独资设立了人大数字公司,逐步上线了各种形式的数字资源。2017年,中国思想与文化名家数据库上线,成为人大社出版融合发展战略的重要一步。

目前市面上以中国思想文化史为主题的系统或数据库是相当稀缺的,这些知识大多以零散的、不成体系的形式存在。朱亮亮说:“中国思想与文化名家数据库的优势有二:一是内容上更丰富,二是功能上更实用。”数据库内容上的丰富性体现在收录的范围广泛,包括了从古至今数百位思想家的著述、人物百科、研究文献等。功能上的实用性则体现在,数据库对内容的组织是以人物为核心进行的,并通过人物年谱、著作年谱等方式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梳理历史脉络,为用户构建全面立体的知识网络。

数据库的建设:收集+分类+编辑

中国思想与文化名家数据库的建设始自2016年,核心制作团队有30余人,包括来自人大社和人大数字公司的资深编辑、产品技术骨干,学术科研和文化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第三方数据加工和网络技术团队。他们从资源收集、分类、编辑等多方面确保了数据库内容的丰富、全面和系统。

在资源收集上,团队积极与图书馆、学术机构、出版机构等机构展开合作,有针对性地收录与数据库主题密切相关的优质资源。当前团队获取资源的途径主要有三种:首先是人大社的优质图书资源。其次是通过机构合作的方式获取资源,目前,数据库与国内优秀的出版社和学术研究、文化机构等都展开了广泛合作,如中国知网、万方等。最后,由数据库制作团队人员自行组织整理。内容收集完成后,最终由内容团队专业编辑进行审校,专家组进行把关,从而保证内容的权威性和真实性。

在资源分类上,数据库的分类体系是团队在征询图书馆领域相关分类编目专家的意见后,由项目组专家学者共同讨论制定的。出现分类有分歧的情况时,马上咨询专家学者的意见,以保证分类的正确。遇到跨学科的问题时,比如王国维,他在哲学、史学、文学等众多学科都颇有建树,团队就如实将其划分在多个学科的分类下,这样也能提高用户检索效率。

在资源的编辑上,团队选择将《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每卷的导言部分作为编写人物百科及评价的重要依据。这些导言多由该领域最权威的专家撰写,涵盖思想家的生平事迹、思想成就、历史地位等各个方面,体现了学界最新的研究成果。团队在组织编写导言时,也严格遵循这一思路。对于有争议的史实,则结合多方资料以及专家们的意见进行呈现,并交由资深编辑和专家审阅,做到客观、公允。

1576116610611099512.png

在收集、分类、编辑后,目前数据库主要包括著作文献、人物百科、研究文献三方面的内容。著作文献汇集了所选思想家们的经典著作以及许多新发掘出的重要文献材料,特别是晚清民国时期的书信、公函、章程、诏书、演说词等珍贵资料,为用户提供多形态的丰富资源。人物百科包括人物的生平、主要思想、评价、年谱等内容,并提供关联人物、关联著作、相关研究等关联信息,为用户构建全面的知识网络。研究文献则包括近15万篇高质量的相关研究的题录数据,并附有中国知网、万方等几个主要数据库平台的全文链接,从而简化用户收集研究资料的过程。

数据库的未来:优化+体系+品牌

数据库一期上线后,受到了专家、学者以及用户的欢迎。目前,数据库的机构用户有329家,覆盖国内外用户人数达600万人。依据团队得到的调研结果和用户反馈,人大数字公司已经开始了数据库的二期建设。在内容上,一方面将由专家组确定增补的思想家名单,并组织撰写相关的百科、研究文献、著作年谱等内容;另一方面则要加强与学术机构、出版机构以及图书馆等相关机构的合作,进一步扩充和更新古籍及研究文献等资源。在功能上,团队将投入更多的精力来挖掘人物、历史事件、著作之间的关联,更直观地展示人物之间的关系;同时还将进一步优化数据库的检索方式、外观等,为用户提供更加便捷、优质的使用体验。

在数据库建设上,除了中国思想与文化名家数据库,人大数字公司还同时上线了“中国问题研究文献出版目录及服务平台”和“中国审判案例数据库”。“中国问题研究文献出版目录及服务平台”将以最全面、最丰富、最实用的中国问题文献目录数据库为目标,进一步加强知识关联,引入大数据分析技术,不断深度挖掘特色数据资源,最大程度地创造平台的价值。“中国审判案例数据库”则以“经典严选的独家特色案例和海量案例资源的大数据挖掘”为数据库的建设方向,增加案例本体内容的挖掘,突出案例库的独特亮点。朱亮亮说:“未来,团队将对已有的三个产品进行迭代升级,不断优化产品质量,以达到社会效益优先,力争实现‘双效’结合。”

数字教育和数字阅读也是人大数字公司重要的业务方向。在数字教育方面,人大数字公司将继续做强“人大芸窗”品牌,打造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个性化学习定制服务;在数字阅读方面,将基于对目标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握,获取国内外的经典图书版权,通过与国内外各大主流数字渠道的良好合作,提升销售收入,并对内容进行纸质书、电子书、有声书和微课程的多形态开发,从提供单一领域的阅读内容转为跨领域阅读内容,进而巩固人大社在数字阅读领域的品牌地位。

总的来说,人大数字公司将继续落实人大社的出版融合发展整体战略,聚焦重点领域,发挥重大项目的带动引领作用,进一步完善系列产品建设,着力打造人大社特有的数字出版生态体系。

(本文编辑:秦轩)